【警告文字】

。本系列為危險行為,有高度喪命風險。
。未經深思熟慮中途腹案切勿效法,以免遺憾終生。

013_內壢2  

前言

2009年的上半,那是在下人生中一個低潮的時刻。課業不順,身心不適,萎糜至極,感覺人蔘毫無希望,所幸休學的那個時光…。

六月底,嗯,當尼特族,天天倒在家裡的日子過了一個月之後,在一個溼漉漉的日子裡,很突然的就決定了這個行程 -- 騎上機車,由家門前的小徑開拔 -- 一場最後在27小時內繞行全國950公里的『九一環島』旅行,很突然的就開始了。

000_2_路徑  

 

出發  01:15.大里杙.計時開始


在路程的伊始,凌晨一點的鐘方才打響,走在接近臺灣史源的大里杙老街上,攝取了這寂靜的沉睡。

我,就在無人知曉的時候出發。就連我自已都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是否正確 -- 那是個還有點細雨的梅雨季,會不會突來一陣大雨?會不會遇上其他意外?正初休學,對人生,對過去與未來都感到無助的我,在夜神的掩護之下,騎上大里杙的老街,向著關上了的福興媽祖廟門,叩了一聲深深的朝拜與辭行。

960公里,兩條蹤貫道,一整路臺灣景史。

走上由糖鐵改建的德芳路三段/文心南路,

 001_大里杙 

 

-- 臺中州行程 --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2】

01:30.王田交流道.北口

王田,蹤貫道與蹤貫道台中支線匯流的地方,在鄭經王朝之初,為了降服大肚王朝,鄭家水師由劉永福將軍帶領北上,自大甲溪口登陸,登上險要的大肚台地拿下『井仔頭』據點後,兵分三路屠殺沙鹿、上大肚、下大肚三社,並對殘餘的部落形成了夾殺之勢…逼使首腦所在的半線社、鹿仔港海盜臣服…它們在這屯田的據點,後來在施琅再次攻下的時候,以王之田為名,是為『王田』。

這裡是個有名的叉路口,與渡口,如果沿著地圖上已經不再是公路的『中山路』走到河邊,仍能看見官渡的少許的遺跡,當然還有一些被屠殺,被迫遷移的原民傳說與傳奇。

由樹仔腳一路走來,夜色,細雨不斷的拍打在身上,其實心中愈來愈懷疑自已是否能夠完成一切,當雨衣一度不敵雨勢慢慢的浸溼的時候,甚至開始有了不如歸去的衝動 -- 但隨即又騎上了另一個可以拿出相機拍攝的乾地,而在這個路口,就是這樣的一個瞬間,讓我拍下了另一張夜之景色。

從這裡(台1_184k)開始,我正式的向北踏上了真正的蹤貫道台一線,也啟程了這一場950公里的機車長征…

002_王田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3】

01:35.大肚

大肚、大肚下堡、大肚鄉公所。
暗夜之中人聲寂靜,
大道之上孤輪前行,
雨暫歇而又一站頂?
人復行只道前程可敬。

因為路上無車,所以夜間行進的速度飛快,也因為攝影的效果不好,也許也就不會每一張照片都放上來了 -- 就算等會一定會寫『下一站:龍井』,下一張照片搞不好會直接跳過去到沙鹿也說不一定?

總之,雨停下來之後,心情也比較安定。一輪速克達的速度也飛馳了起來,甚至開始期待起了預想中將看到日出的場景…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003_大肚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4】

01:53.沙鹿

海線最大城市,幾近八萬勢力,就算是這樣,城鎮中心的車站在這樣的時間,依然是鴉無人聲,寂靜無比。

004_沙鹿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5】

02:20.大甲.鎮瀾宮大門

七萬人口的大甲,擁有的是世界最富盛名的宗教盛事。即便如此,在四更天的深夜,廟門當然也是深鎖著的。在幾無人煙的廟珵廣場上小歇,這也是台中境內的最後一站 -- 而自大肚降雨停歇以來,也再無遇到雨勢。

「再走下去就不可能回頭了。」

「一鼓作氣騎完吧。」

再一次於心底堅定了信心,我再次跨坐上了我的速克達125,遙指北方,輕巧前行。

005_大甲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6】

02:33.宛里火車站前廣場

. 正式離開台中了. 

由大甲開始到通霄,是兩場原住民面對清朝的最後頑抗構成的古戰場 -- 宵裡之亂、大甲東之亂發生的地方。由康熙至雍正,縱貫路一路沿著海線北上,其用意也是為了保險,以免面對在當時還沒有全面鎮壓完畢的生番熟番們 -- 而且就算是來這裡和番民混血的漢遺民們,也不乏舉著天地會(陳永華)反旗的傢伙…由半線至竹塹,數百年都在風聲鶴唳…

實際上,雖然崇拜著義民爺,但由台一縱貫道的足跡可以看的出來清朝對這裡的統治有多麼消極且無力,大肚溪至大漢溪之間的這麼偌大地盤,在當年因多災多亂,是如此的地廣人稀?卻也創造出了多多少少浮沉的富股?林家亦如是,鄭家亦如是…

百年之後,政經中心北移,由茶、樟、煤、金所創造的商機與擴散,終究讓台北至台中這段的路廊,成為如今人口與商業活動最密之地…


006_宛里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7】

02:40?.通霄火車站前

在這裡,又下起了雨。
但已經無法回頭了 -- 至少,已經過了自已可以預設回頭的大安溪,話說回來,旅行已經開始,回頭也不再有它的意義 - 只有沿著省道,不斷的前行。

套上了雨衣,不管老天爺所開的玩笑,留下了這張照片,再次前行。深夜,一切的一切,寂靜,冷清,初夏的時節,凌晨,小鎮上,不曾有任何人。

不過,就算是白天,這裡依然是台一縱貫線上,最孤寂的鄉鎮之一。被遺留下來的神社,極美又荒涼的海岸線,最隨興而至的媽祖娘娘,與台灣西海岸低海拔區原生植物的最後棲地…

這裡是,蹤貫線上最荒遠的城鎮

吞霄社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007_通霄

【2009年27耐環島記實之番外 - 後壟】

凌晨時分在後龍的那一瞬間,正是人生進入深沉闇夜的時刻,對未來一片荒然,對所學只感仇恨,對一切感到無所謂,交關的時刻,留下來的片影。


在公路邦園地粉絲團中更新的這一系列的文章,晚上篇終於快更新完了…到中壢開始,即將開始出現自已既意料中,也很意外的展開美景。

敬請期待。

008_後龍  

 

-- 新竹州行程 --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8】

04:0?.新竹.東門

竹塹城,東門圓環.闇夜。

009_新竹2
不知不覺間,夜雨中,三個小時過去。待進入竹塹城中的時候,就連路面都變的乾燥了…於是拍下了這等掠影。這裡也是劉永福的軍隊最北端來到的地方,在經過一連串的攻防與屠殺之後,原居本地的道卡斯族竹塹社、汎汎社的原住民們紛紛桃往頭前溪與中港溪的深山,與漢人海盜也有一絲姻親的他們,在山上依然保存著各自的宗族姓氏。

在這條逸聞中,他們就是賽夏族群的祖先。

而這場戰役,劉軍因為北上過深,不及回防,來不及依情報資料趕回施琅突襲中的媽宮城,結果劉軍水師只得於澎湖海戰之中遭到擊滅,成了臺島納入清朝帝國之引信。


歷史就是這樣,來來,去去。


什麼樣的事依據不同的面向與面貌發生,然後結束,再留下各樣的珠絲馬跡。有些被寫入了正史,有些則與編造的故事相混,你永遠不知道在踏查故事、走訪簡史的過程中會遇見怎樣的驚喜。


也許有人說臺島400年史也無甚了了?

看著橫躺筆記櫃的各式筆記資料,姑且無論400年之前,這其實是個遠比想像,更加有趣的世界…。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009_新竹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09】

04:3?.楊梅壢

東天,隱約可見魚肚之白。在穿越了與高速公路平行的湖口啞口與成群的 T霸林之後,也正式的踏入了基北桃都會區的領域。丘凌愈來愈平緩,城鎮的規模也愈來愈大,車速與車流也有了明顯的增加 -- 明明還是凌晨時分不是?

滿心都只有想在台北觀賞日出的計畫,我飛灺而橫過一個又一個的村莊,然而電話卻響了起來,預告起在南桃園的大城,將有好景可賞…那是在路邦的好友,也是在本次的環島行中唯一確實碰到面的朋友,在接下來的照片之中,再來好好提說。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011_楊梅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10】

04:45.中壢

壢.於中文的釋義同『坑』,是為地形向下凹陷下去的意思。位於竹塹與淡水交界處的水澗之坑,就是澗仔壢 - 中壢的由來。由於是南來北往的交通要衝與關卡,也是古時械鬥、出草最為頻仍的時區(遲至乾隆執行漢化政策前,這裡仍是全然的番地)也成為如今客家籍的第一大城,人口近四十萬(註:客家人口佔過半比例之21萬...)

中壢其實並不如其市界所看的這麼的龐大,後站向後的龍岡地區、漳州人為主的內壢地區、高鐵新興開發的青埔/芝芭區其實自成一鎮都不成問題 -- 反而隔鄰的平鎮南北勢,完全成了中壢市區的外溢地帶,或許在新任內政部長的構想中,會成為未來行政重劃的第一目標吧?

在離日出還有一段時間的時候來到了中壢,梳洗一下,拍下了火車站前的這幅寧靜景象。

規模約三十萬人口的城中地區,再過兩個小時就將是車水馬龍、人擠人的世界 --

-- 但她現在還在沉睡,可愛的睡臉,令我不忍離開,以小小的相機,環拍下了這美好的時刻…

【咔嚓】

012_中壢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11】

05:00.內壢

終於與在內壢的朋友見到面了,到底是誰呢? 

gishileh(何裕安)就是你啦~
(打@找居然找不到連結XDDD就直接打ptt帳號了…)

這時候的gishileh正在研讀考試中,百忙之中還由車站讀書書跑出來等我,對於正孤獨的小編來說真的是相當的重要,呵。

013_內壢2

013_內壢3

013_內壢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12】

05:1?.桃園龜山交界

內壢,象徵著黎明,與夜晚的結束,待機車一進到桃園,天色立馬明亮了起來,雖然有經過桃園市府與理應最熱鬧的地方,也只有草草的在即將進入龜山的路口拍下了這一張照片。

到底能不能趕上日出呢?

龜山路段的黎明,又能拍出什麼樣的風景?一邊留下影象一邊想像著,機車再度的進入了山區,朝著龜仔侖-迴龍的山路段一路的挺進。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014_桃園

 

然後,太陽就要探出頭來,我也即將正式進入臺北盆地…

日出…

2009.6_27耐_91環島系列 【012】陽光升起之處,就是台北。

015_龜山1

05:25.龜侖口

在日出的同時,我來到了這個山口 -- 北臺灣最重要的啞口,商旅必經之地,一度鐵路也要由此經過,至今仍是蹤貫道經過的最重要山口 -- 龜侖口。

遙望著山谷中的迴龍,我的腦海泛起了一絲絲滴淚。
四個小時的行車時間,壓逼至最緊的油門…
也涯過了細雨與淒風在海邊的鹹。
在離台北30分之遙的北桃交界…
我以陽光驗証了台北絕非最北的方位。

當天色漸藍,萬千雲朵灑上金屑。
而車流仍稀,綠草山崗茵綠如昔。
龜侖口之險,即便路拓仍擁車關相隨。
迴龍峽之要,就算分流新線人潮仍織。
自說唱商湧客至工潮通勤族,
林龜山腳依舊日出作日落仍不息。
新的太陽就要升起,
新的時代即將到來,
新的旅程就是現在,

架上相機,讓美景與人蔘,再次出發!


016_龜侖口   


Going by JJLI
~JUST going FUN~


J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