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可愛的奇裝異服妹妹是地基主大人?



嗨!我是阿生,在網路上自稱JJLi。

目前是一個在學延畢中的大學生,同時是臺中在地最大的討論區-- ptt臺中板的板主。

家裡住在臺中的某個國中對面,除了爸、媽、妹妹外,家裡還養著貓咪、鸚鵡等各式各樣的動物--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小康家庭。興趣是看書打字晃晃網路,有時候寫一些奇怪的文章等別人的評價,除了會出門到處走走以外,我想我應該還頗符合一般人所謂的『宅』定義的吧?

嗯,似乎和身為『小說主角』的角色很不搭,那說說我的志願好了,有提到我在寫小說嗎?我的志願很簡單,就是寫出一個可以把JK蘿琳比下去的世界名作,酷吧?

所以我必須要先學會寫故事,寫介紹,寫各式各樣不同的文章,從旅遊食記景點介紹到各式各樣的政論小說,接著開始學習如何在眾多書迷前甩髮亮齒裝帥擺pose拍牽名照…

可是呀,現在遇到麻煩了。

沒錯,在寫旅遊文時,遇到了大麻煩!

怎麼說呢?一個文學家,就該在寫任何文章的時候,不僅僅隨時都能寫,還可以寫的動人,讓人共鳴吧?旅遊文也應該如是才是,可是我嫌惡現在旅行社或見鬼的官網介紹已經很久了,臺中的旅遊文,我敢說要不就是普通的旅行心得,就是一個幾近公文格式的100 字文然後到處抄來抄去,甚至比起旅遊點本身真正的價值,還花了更大篇輻來介紹有錢賺的商店,每一次看到這樣的文章,我的心中真的只有『不爽』兩個字可以形容:臺中這個城市真的就只是這麼膚淺嗎?

所以我要寫。我下定了決心,我要寫出一個比起文化苦旅還更棒的旅遊介紹。作為寫出一部可以打敗JK蘿琳的小說前的暖身,我要寫出來!然後熱賣!這個作品還要動畫化日劇化(?)遊戲攻略化,最後戲劇似的給一個感人的大結局!

妄想歸妄想,這種旅遊文還是寫不出來的吧?

因為我已經瞪著這滿滿的考察資料長達一年之久了!

你看,那個叫什麼卡啥內基的颱風也走了,聽起來像莫三比克的颱風也走了;自已在寫專欄當高雄板主的威力踢都已君臨現世,組織八八救災團;我這堂堂的臺中板板主居然還整天死撐在電腦前,耍呆當宅男!?

「呵…」一陣呵欠脫口而出。

啊,不好,發睏了。我明明才坐一下而已耶!?連個什麼屁都沒放出來就想睡覺了?

『是呀,結果還是什麼都沒寫嘛。』

「啊,是呀,夠糟糕了。」

是呀,夠糟糕了。連打瞌睡到連幻聽都出現了。



……
…………




話說,我不記得…這房間有別人呀?

坐正,清醒,然後環伺四周。

一張床,幾個櫃子,一箱貓砂,一隻趴在床上睡覺的白腳貓,梳妝台,衣櫃…嗯。這房間裡也只有身旁的架子複雜些了--我望向貓砂箱旁大開著的窗戶--外面映進來的是陽光,藍天,翠綠色的大王椰子與普通的高中校園,仔細看還可以看到返校日的學生,穿著『縣立大里高中』的制服在跑跳著。




……
…………

 

 

似曾相識的場景。

不對,這本來就是有夠熟悉,不能再一般的景色了:就像我到現在為止的人生一樣的普通呀,普通到就連想寫旅遊文學都寫不出好笑又惡搞的梗啦!難不成我的人生就要這樣正經八百的普通下去了嗎?那我這『最後的暑假』又是來幹什麼吃的?我的JK蘿莉…不對,JK蘿琳的夢想之路呢!?我的夢想簡直要哭泣了呀!

視線又轉回到了螢幕上,它唯一的變化是時間欄,『上』午變成了『下』午。

老天爺,我明明已經不去打開ptt ,試著認真的整理了呀!為什麼就總是這個時候不賞賜點靈感給我,反而讓我在這裡持續著發呆、瞌睡、伸懶腰、吃零食的無限循環呀!?還是…我真的不應該想要來挑戰旅遊文這樣高難度的東西,回去學校上課學習鑽牙齒的技巧的,你說,你也說說呀!!

『啊啊啊~~真是看不下去啦。』

??

『文筆這麼差勁,還被臺中板的板友噓到xx,你的確是該重新檢討一下。』

這一次的聲音,是來自窗邊?




……
………




我沒有轉頭。

因為我沒種,我感覺到了一種『非人』的詭異感受。我完全不敢把頭向右轉,只能把兩隻手都安放到了鍵盤和滑鼠之上。

「這下好了,不快點去marvel板求救的話,我大概見不到我爸媽了。」

會這麼說也是很有原因的,就算只是眼角偷偷一描,真的有一個像是『人』一般的黑影就坐在那一米見方,藍色的貓砂箱上面。

我輕輕的點了點滑鼠,按了鍵盤方向的上下左右,啊!marvel版!bravel!我找到啦!好,怎麼辨呢?『我的家裡出現了會說話的不明物體,誰來我家幫忙抓鬼呀?』不對不對,這樣發文太白目了,就算是分身也會被認出來噓爆的吧?還是先爬文比較好…然後,一陣清香襲來,是哪來的花香?

我感覺到我的背,襲上陣陣不屬於夏天的清涼。

一隻冰冷的手,按上了我的肩膀。

「吞…恩…。」我可以聽見,我吞口水的聲音。

『真沒趣,文章不好就算了,這一次的傢伙,膽子也未免太小了吧?』

聲音,就在背後。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覺的到,我的腦袋,短路了,發出了像殺豬一般的叫聲。

我站起,向後蹤身一跳,跳上床沿的同時,原本安穩睡著的白腳貓咪被嚇的自床上一躍而下,不知躲到哪裡去了--當然我可管不了這麼多,隨手想要抓起被子往自已頭上蓋,抓到手中的卻是一件只有黑白兩色,像是外套一般的東西。

奇怪,我家裡有這件衣服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色狼!!!!』

我在喊色狼?本能一般的,我看了一下自已的身體。

【咚!】

就像電視被關機一般,我的視野頓時只剩下了一片全黑,連一點聲音都接收不到了。






……
…………






我又恢復了意識。

當我的眼睛再一次睜開的時候,我已經呈大字型倒在床上。

「咪啊…啊。」我揉了揉眼,伸了伸懶腰,然後眼神飄向了窗外:天空依然很藍,微風吹的大王椰子微微的晃動,而那縣立高中校園內的學生依然在不斷的走動、跑跳著。

「惡夢呀。」

我心中尋思著,爬起了身正想起我未完成的旅遊文章時,卻看到我診視的電腦旋轉椅,已經被人佔據了--鳩佔雀巢的傢伙,這時正倒坐在旋轉椅上,和我大眼瞪著小眼。

那是個女孩,從長長的白色細髮,與幾乎整個埋在椅背裡的身高就看的出來她的年紀。至於頭頂上像是長有貓耳一般的三角高帽與渾身只有黑白兩色像道袍又像旗袍的單薄衣物,看起來就像是角色扮演一般的滑蹟--話說回來,這件只有黑白兩色的單薄衣物和我印象中,夢裡面,手中拿著的『外套』還真像呀?

「別想那個!那只是你的夢而已!」

喔,是夢而已呀。那我頭上溼淋淋的感覺,是剛洗頭回來而已咯?我伸起我的右手,正準備向我的頭上一摸…

「別碰呀!!!!」

女孩這一放嗓就是最高分貝,魔音穿腦的程度逼的我反射性的把手摀住了雙耳,免得耳膜承受不住如此高壓的煎熬,啊,這什麼小鬼…

『就說別叫我天下最矮小不拉機豆丁模樣毫無胸部的幼兒體型女孩啊啊~~!!』

啊,這句話該從哪裡開始吐嘈起呢?我想想,我不記得我說過毫無胸部…不對呀!這真的是吐嘈的時候嗎?面對著我的小鬼.. -- 不,蘿…莉少...女,正殺氣騰騰、目露兇光的爬上我的床沿,緩緩的朝著我接近呀~~看她手裡,像是紙扇卻如此的堅挺不拔的扇體,扇沿(?)上不止閃閃發亮,還沾著一些紅紅的,像是血一樣的痕跡…血?

我伸了伸手朝自已的天靈蓋一摸………

 「啊啊啊啊啊啊!!!!這麼危險的東西不要拿過來呀!!!!!」啊啊…這個惡魔,在我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時已經完全爬上床,可以抓住我的腳了,快動,快動呀我的腳!!

「這才不危險咧,只是我最愛的防身紙扇而已!」她說著,不停的揮著手中的紙扇,這下子離紙扇的攻擊距離又更近了些。

我說呀,紙扇可以防身,你這紙扇制作的匠人一定是世界級的名人了--可我從沒聽過我家有認識這麼強大的親威或朋友呀!話說回來,妳又是誰呀?

「妳是誰呀?怎麼會出現在我房間裡?」我脫口而出,話說這好像應該是一開始就該問出口的不是?

「我是誰?」已經爬到我胸口位置的女孩停下了動作,不過這時間只維持了三秒。

『你連你家尊貴!神聖!的地基主大人都不認識了是不是呀啊啊啊啊!!!』

啊,那紙扇,就像放電影累格一格一格慢動作一般,又揮了下來…






啊。

看.來.我.真.的.死.定.了。






慢動作的鏡頭影象轉向房間角落,家裡養的白腳貓肯定正躲在房間的一角曲成了一團吧?

對,就在那裡躲好,千萬不要被這惡鬼小女孩發現了唷~~

不然,就會和我一樣,和這完美的世界說再見了呀。

嗯。是呀。

我閉上了眼睛。

爸爸,媽媽,妹妹,小狗,小貓,還有家裡養育的眾多可愛鳥兒們,孩兒不孝,要先走一步,追隨幾個小時前被我淋上滿身清潔劑丟入馬桶送行的小強八百世一起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你們…你們,一定要過的幸福喔,一定。

 

 

 

『啪磯!』

像是西瓜被切開的聲音,沉悶的傳入了腦袋。

再一次的,我,JJLi,失去了意識。





 





某地,正被熊熊的火焰燃燒著。火星不斷飄散,映照著大地、街道,與滿滿的圍觀的人群。

在這烈火包圍的場景,我已經認不出哪裡是哪個方位,也找不到任何可以分辯的活物了--除了她以外--那位自稱地基主的女孩,身上半點火星都不沾,只是不帶表情,沉默的看著一切萬物的燒化,面無表情。

突然,所有的燃燒停止了下來,火不知道滅到哪邊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穩重的男人,西裝筆梃,燕尾服在熏風下飄然,面容在月光下潔白的紳士--這時,我才發現這個場景,是已經燒的空無一物的:我家頂樓。

「辛苦妳了,逃了這麼久。」

烏黑的頭髮,藍色的眼珠,帶著神聖的氣息輕聲的說著。蘿莉地基主只是輕輕的縐了縐眉頭,迅速的,她半黑半白的身影變的稀薄--看來是想要…消失?

「逃走也沒有用的。」

型男向前一步,用單手勾起地基主的頸項,低頭嘴對嘴就是一吻。

地基主的身影瞬間清楚了起來,甚至可以看見那瞬間驚的睜大了的雙眸,但那眼神在立即闇淡下來,那嬌小的身驅隨即被包入了型男黑色燕尾服所放出的黑氣裡邊。只留下相依偎著的兩張臉蛋。

『唔…唔嗯。』

「嘴裡說不要,身體倒是頗老實的。」好不容易,型男放開了地基主的玉脣,但兩人之間的距離,仍近的讓連結著雙脣的銀絲不會斷裂。「看妳現在的樣子。」

「啊…啊…」除了喘息、呻吟,沒有任何回應。

「看起來是差不多了。」男子又輕吻了幾下,露出有點邪惡的表情。男子笑了,然後就保持這微笑的表情,在月光下自燃起來--黑霧立時爆開成了一大團一大團的火煙,而這團火焰不往哪竄,全部被吸到了地基主全身各穴之中。

下一秒鐘,頂樓,只遺留了全裸的白髮女孩,痛苦的,綣曲在月光之下。她張口,她呻吟,她發不出聲音;她曲身,步伐榔槍,左右揮擺著雙手想抓爬著什麼,卻連半滴淚水都流不出。很快的,她倒下了,眼神,無神也抓不住焦距的向前,曲著身子和發育未全細嫩的四肢不住的抖動、顫抖,嘴裡,無聲的喃唸著,然後從四肢開始,出現了裂痕。

當我看到那裂痕正向全身蔓延時,我甚至來不及去想走避的事。

一道光芒自裂痕裡面探出,接著,我的視野,就祇剩下光芒。

烈火之灼熱,襲向我的全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慘叫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還活著,我的房間與我的家也沒有爆炸。

「呼,原來我做了惡夢呀?」我揉了揉眼,伸了伸懶腰,然後眼神飄向了窗外:天空依然如此的堪藍,薰薰微風吹的大王椰子微微的晃動,那縣立高中校園內的學生依然在不斷的到處走動、跑跳著。至於我的電腦畫面亦仍停留在幾寫了幾行字的記事本介面,當然旋轉椅上也沒有任何人坐著的痕跡。

然後,我伸了伸手探探自已的頭頂,雖然腦袋備轟鳴作響著,並沒有明顯的傷口出現在我濃密的髮叢之中,我沒受傷,頭也沒被劈開,也沒被什麼爆炸波及,確認了這一切之後,我鬆了一口氣。

「看來,我是睡著了。」…『夢結局』確定,我拍了拍胸脯,兀自慶幸著。

『唷,醒來啦?』

「嚇!?」

才一聲,我可是驚的寒毛大起。這不是剛剛還在夢裡砍殺我,在我的面前爆裂開來的蘿莉地基主的聲…等等,蘿莉?蘿莉怎麼可能是地基主呀?會這麼認為的我的腦袋大概是已經短路到修不回去了,我看了看自已的身體,然後像機器一般的站起,正巧和端著熱茶進來的『地基主』打上了照面。

「妳還活著!?」

『嚇?』用奇怪的表情瞪了我一下,我這才注意到她穿的依然是只有黑白兩色的道袍與奇異的帽子,只是表情不像前一個夢裡這麼的虛弱,也不像更前一則夢中那樣的野蠻,只是中性的,像是透露一點『關心』一般的看著我臥床的方向。

『關心』?嗯,沒錯,這才是個少女該有的可愛表情,我想我應該是終於醒來了。

『你在想什麼我可是都知道的,這藥水你要喝不喝隨你的意,總之你不是在夢中就是了。』隨口這麼說,她就把茶放到流理台之上,然後在床沿坐了下來。『傷口還好吧?』

嗯,也許我不應該用地基主來稱呼她,這次的女孩,比起前兩位實在是太好了呀!!我可終於回到現實來啦!!正這麼想著的我,嘴角上翹了起來,然後也坐上到床沿。

「被妳這樣的小女孩打,哪可能會有傷口呢?我大哥哥耶。」反正這次的這個,是吧?應該是位正常女孩了吧?「所以可以告訴我一下嗎?妳的名字。」邊說著,我的注意力正直釘著那雙一黑一白的直排輪看著。直排輪?

『名…字?』女孩望著我,呆了半响,然後噗哧的,大笑出聲。

「小鬼,你的腦袋是『爬呆』啦?可以對一個地基主這麼沒有敬意的嗎?初見面就要名字!?啊~~哈哈哈,這真的是太好笑太好笑啦,哈哈哈!」

「阿?」什麼東西?「裝什麼神弄什麼鬼呀?還叫大哥哥小鬼,這裡可是我家耶!」說著我作勢要敲女孩的頭:「看清楚,這是我的家,我的房間,還有最重要的是現在已經是下午咯,不必上課就算了,你也應該要知道回家的吧?你性啥名啥?爸媽呢?」現實和夢境可別搞混啦,這一次可一定要給我搞清楚!

『不就和你說我是地基主,你家就是我家了嗎?』馬上一個大吼回來,啊,沒大沒小的傢伙,是怎樣?

「什麼我家是你家,我還全家就是你家咧!」這小傢伙真是好笑,我抬手,大力的摸了摸女孩的頭,不過她並沒有領情,而是下了床坐到了我的電腦桌前。

「不相信就算了,反正這也才該是正常的反應 -- 也比較像是我那個什麼都不相信的阿生呀。」說的好像我和妳熟了好幾代似的?「不說這個了,真的不會痛了吧?身體?」

當然不痛了,妳有打過我嗎小鬼?不過我還是下意識的摸了摸頭--沒血,沒溼,沒事。真是真實的夢呀?啊,當然不能講出來了。

「好好,謝謝妳啦,自稱地基主大人。」我攤了攤手,苦著一張臉說著。「不過大哥哥還有很多事要忙,我不知道妳是怎麼進來的,麻煩不要打擾哥哥喔。」我翻身也離開了床鋪,打開房門,示意『地基主大人』出去。真的,時間也晚了,麻煩小鬼妳也行行好別打擾哥哥的K 書時間OK?反正等一下妳姐或你媽之類的親人一定會趕忙的跑上來,然後我就…

不過,很可惜的,她可完全的把我的『送客』手勢忽視了。

「喔,這些是想寫旅遊文介紹嗎?」沒錯,她正在看我的電腦。喂喂,不要看呀,那些都是沒有完成,亂七八糟的稿子呀!!

「哈哈哈,真是的,寫的語意不明的東西,是想要給誰看呀??」喂,不要這樣隨意評論呀小鬼,這麼快就另開戰線啦?不對,我幹嘛和這個小鬼計較?收起已浮現在臉上的青筋,我擺出了一副給外國人欣賞的微笑,然後拉了另一張椅子,坐下。

「別這樣說呀地基主大人,這些只是還沒有完成而已。」我說著,嘴角彎成了股不自然的U字曲線。

「喔?還沒完成?」不知為何,總覺的小鬼話中帶著酸意。「要寫台中這個城市主題的旅遊介紹?你有沒有看過別人是怎麼介紹的呀?」

「怎麼可能沒有,我可是很用心的蒐集了各種資料的呢,要不是他們寫的實在太差而且資料也太少,不然我也不會想要自已寫一份最棒的旅遊介紹文章的。」

「最棒的!?呵!」地基主小姐用鼻子笑了出聲。「連導遊都沒當過,都沒聽過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嗎?」

「我可是每一個景點都踏遍,還蒐集了各種板本的故事才敢寫的呀!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好像再也裝不了陪笑了,就算面前這個自稱地基主多麼的神氣,我知道我必須回擊!沒錯!怎麼可以讓她站到我頭上來,最重要的,要問出地基主的名字,打電話給誰來把她帶走,她該出現的地方,絕對不會是這裡,絕對不會!!

「那你帶我去玩一次嘛。」一回身,一抹甜甜的微笑。

啥?我盛怒的表現瞬時凝固。

「實際把你所謂的『台中之美』介紹給我看看,看我接不接受咯。」哼!那當然。只要給我一天,我一定可以讓像妳這樣的小女孩逛街逛的不亦樂…「不是帶我去壓馬路,我要你把你知道的完整介紹給我。」

嗄?

完整的?

一天做不完吧?我的臉瞬間垮了下來。我的臺中旅遊二十五個一日攻略系統,六大特色玩法,八千里路雲和月包山包海遍及苗中彰投的旅遊攻略,可是花了兩年.兩年!才踏遍的喔!而且其中還有很多季節性的東西,甚至隨著時間變化的事物,我連寫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一天就介紹給妳!?

「做不到?那我看你也不必寫了。」

然後這『地基主』臉色一沉,把手望著螢幕的方向一摸…。

「嗄嘎嘎嘎嘎呀呀呀!!!!!你做了什麼了你!!!」我,親眼看到了慘案的發生。發出了最高分貝的尖叫,一手推開了地基主。

那一瞬間,我的電腦營幕出現了自windows 系列出現以來最經典的畫面!沒錯,號稱天然呆的windows me專屬招式,藍屏!看!那是多麼漂亮又多令人絕望的憂鬱!?我還沒存檔的資料,我看到一半的影片,我的心血,我的血淚呀!!

想當然爾,就算我按下了重開機鍵做了所有我所知範圍內的應急措施,那些旅遊臺中相關的資料就都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這是怎麼回事,妳…」我可真氣急敗壞了,轉身回頭,我再也沒有好臉色了。

「我的要求不多啦。」看笑話一般,地基主轉頭閃開了我憤怒的目光,淺淺的笑出聲來。「一個月之內讓我愛上臺中,我就把資料還給你。」

一個扮裝怪異的女孩,卻莫明奇妙的自身上,還有四周的空間都傳來了種懾服人的詭異感覺。那一瞬間,我看到了所謂『惡魔』的存在--沒錯,這什麼地基主?惡魔!根本是惡魔!不管這是什麼技術,如果她真的沒爹沒娘的耍大牌孤兒之類的東西的話,我一定要找個機會讓她領會地獄的快感,一定!

不過在這之前得先把我的資料還來!那這時我該做什麼呢?

我深呼吸,然後再一次的坐下,自認為沉穩的,露出了牙醫專用(?)招牌微笑。「好,就這麼定,一個月,我要讓你瘋狂的愛上臺中,然後,你要還我資料。」

「哈哈,那接下來一個月就拜託你啦!」地基主女孩笑了,然後伸出了作勢要握的小手。剛剛詭異的感覺瞬間煙消霧散,就像兒戲一般。

「就這麼決定。」沒想到真好搞定,不過這個傢伙叫什麼名字呀?「那,我該怎麼稱呼妳呢?地基主大小姐?」

「啊?」這女孩歪著頭想了一下,然後很直爽的回答了:「啊…那就叫我小耳吧!」




……
…………

小耳?

啊,怎麼突然有一陣惡寒…

「不要給我露出這種惡心的表情呀!我喜歡年青一點不行呀?」

剛有一瞬間我好像聽了什麼脆異的名詞是不是??啊,算了,管他的。

反正等一下晚上就可以請他家長接回家去了,等會先去查查電話薄吧--看著玩起了電腦的死小鬼,我的心裡這麼的想著。卻怎麼都不會知道等在我面前,即將在晚上發生的事情。

「話說回來,你真的不用帶著我簡介一下『臺中』嗎?JJLi桑~」

「啊,好,那我馬上就來呵~~」擺出一副假假的笑容,我招呼了過去,一切只是為了應付家裡認識的某人的小孩,一切惡夢很快就過去。我想我還是會成為一個作家吧?只要能成功應付這小鬼蠻橫的疑問的話,或許這是我變成JJ蘿莉,不,JK蘿琳的一瞬也說不一定。

「天真。」

小耳沒頭沒腦的來了這麼一句話,一股陰影襲上了我的心頭。

也許,我真的太天真了也說不一定。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的外頭,傳來了熟悉不過的親人的呼喚,那是我們家裡的一家之母的聲音,名喚媽媽的女士正好結束了忙碌的一天帶著晚餐回來,無論這時機是巧或是不巧,結束正要開始的『介紹台中』話題準沒錯 -- 於是我一把牽起小耳纖細的手走出了房間,準備要拉著這小鬼向著家人大廝宣揚…

「媽,這是妳們學校的學生嗎?」

我原本是打算這樣問的,不過聲音只發到了前面的第三個字就停止了。因為當下了樓梯,進入客廳,我卻正好和剛自房間走出來,正好身處我身後的媽媽打了個照面,也讓我看見了『不應該』看的見的畫面…

在我身後,被我拉著的小耳的身體,直接被走出房門要與我擦身而過的媽媽穿了過去--那半張臉、半個身體、還有還與我牽著的纖細的手,一瞬間變成了半透明的顏色,而我媽則正好在這時候也完成了『離開房間,掩上門』的動作,用著再自然不過的表情說出了再自然不過的話:

「要準備吃飯…咯?阿生,怎麼了嗎?」

正穿著上班套裝的微笑的媽媽,正穿著黑白道袍面無表情瞪著我的小耳,兩個人的身影,完全的重疊到了一起。

「啊。」

只聽的到自已發出微弱的叫聲,我又一次的,失去了意識。

 

 

【tobe continue】

J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