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起始之日

mark2 


  要寫一部小說的時候,寫出序章總是最麻煩的事情。

  所以,雖然大部份的人都曾經有過自已寫小說的念頭,卻常常在一半,甚至開頭的時候就放棄了--當然,我也是其中之一。

  雖然,曾經一度以同人作品的形式把這一系列故事交代了一個很大的部份,但最後的結局卻是始終寫不下去,不為什麼--我平常習以為常的發表地帶毀了,而且還是我親手毀掉的。這背後又是一個非常長非常長的故事,不過這不是今天的重點,總之,我又荒廢了一段非常長非常長的時間,重新去溫習那個我曾經非常熟悉的經歷…但一天天過去,那些東西慢慢的變的愈來愈像是夢境一般,愈來愈不真實,不真實…

  然後就在我現在親手打下我現在所寫的這些東西的前些天,某套小說卻像是打了我三百大板的兩根板子,一口氣打醒了我。是的,世界應該圍繞我而轉,所以我應該主動作些什麼東西…

    『讓宇宙人、未來人、異世界人、超能力者主動來找我吧!』

    涼宮春日所說過的話一直停留在我的心裡…

    『既然世界這麼不有趣,就讓它繞著我來轉動如何?』

    …就像雷聲一般,這句話在我心裡揮之不去,該是決心一意的時候了。所以,就在二十分鐘前,我打開了已經被我堆在硬蝶中長達三年的檔案,那裡有著我曾經閱讀另一本書的紀錄,就寫在以前同人小說的第一個章節中:

  一九六○年代 這是一個科學的大印証時代,生命科學、電晶體、天文學,在任何一個領域都充滿著各式各樣令人驚喜的大發現,而其中的許多許多,永遠的改變了人們日後的生活,當然也有一些部份,因為沒被人們看出價值,或是某些不可曰的原因,被深深的埋藏了起來。就在某日,美國帕洛瑪天文台的無線電天文組,正被蒐集著來自天空某塊地域的訊號資料,這樣的事情就降臨在他們的身上。

  「嗯,讓我們用一下這些新的儀器吧!看這些無線電光譜的樣子!」金髮男子興致衝衝的跑了過來看著周邊才剛剛啟用收訊的儀器…

  「好了,傑克(代號…),我說你要玩也不必這樣子偷偷亂來呀,這個東西可不是你們伽瑪射線組的人的專業…」女孩子聲音的主人看著這些成堆的星際訊號,不耐煩的說著。

  「我說妳也不要這麼小氣嘛,反正你們的工作也還不就是把光譜拍下來,然後再隨時間編譯整理而已嗎?嗯…?這個區塊好像有什麼東西?莎麗?」

  「啊!…別動!傑克!!」莎麗阻止他,但是傑克還是翻起這長串的訊號…
 
  「就只是看看而已,不會弄壞的啦,我們稍早也有在伽碼射線波段看過這塊星圖,可是好像多了些什麼…」傑克似乎看到了什麼,拿起這一段給莎麗看…「反正這應該也只是某個脈衝星的訊號而已…」莎麗拿起了她的眼鏡,大概的掃過了圖,然後又比對了一下其他波譜的光圖。
 
  「傑克,你說的是這一個嗎?」莎麗指著其中一個訊號點,回頭拿給傑克看著…「呃,妳不覺的在這顆星忽然變亮很奇怪嗎?它明明不是已發現的造父變星或其他變星,也不像是地球方向或人造衛星出來的雜訊…」聽完傑克的想法,莎麗很快的把這一段觀測圖送入了那大到充滿整個房間的真空管計算機,又忙著進行第二波觀測…「這也許有意義呢!我有種預感…」傑克跟在他旁邊說著…

 


    …………




    ……以上,是一本書的內容。

 

  這一本書,已經不知道被我放到家裡的哪一個地方去了。

    到底是在哪裡呢?

    或許也可能根本是在學校借的吧?

    不過我連書名都已經忘記了。

    找不找的到書不重要,當年給我的第一次啟發與觸動才是重點。

    要記住,牛頓的力學、愛因斯坦的相對性、海森堡的機率、費曼大定理、統一的性質、各國的固有疆域,這個世界是個早就已經編排好的完全時空,一般人民除了去思索自已的下一頓飯之外,在短短的數十年生命中要去找尋世界邊緣的超乎常理的可能,是相當不可能且相當不思義的事情,所以雖然科幻小說已經出了一本又一本,世界上依然沒有一組研究團隊敢於宣稱自已已經找到了任何地球外生命的確實証明,貓會說話、靈魂體的存在,如果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實存在在世界上的話,那麼為什麼玫瑰之夜的鬼話連篇總是能夠找到邏輯上的錯誤呢?


  就算這樣,還是有這麼多人至少相信著神與鬼,外星人的存在。


      無論是電影、小說、傳說還有廟宇、動漫畫…到底為什麼一部部的作品能夠寫的這麼引人入盛,像是這些事情真實存在一樣?還記得那時候看完那本書就一直想著這樣的問題,一邊拿著書就看著外面稀哩稀哩下著的雨粒的夜,出神…


  『俊昇!!』一陣洪亮的嗓音…

      「哇!媽媽!?」

      「看完棒球又看閒書!?自已算算看還有多少天就第六次模擬考!!要升高中了還這麼樣子的給。我。混!!」看來我媽真的是氣的急了…這時最好的事情莫過於自已放下課外書--拿起英文課本來才划算:所以我也就照作。

      「………下次不可以再這樣!沒有下次了!」

      「好,媽…」

      「那好,要努力喔!我去睡了…」

      「嗯…」裝乖果然有效,聽著母親終於離開房間的腳步聲,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不過既然拿起英文課本,不稍微唸一下好像也說不過去?算算看離學力測驗《註一》和模擬考都不到半個月,我真的是沒有什麼本錢混了,左思右想的結果,我還是繼續維持唸書的樣子,開始一個單字又一個單字的背頌了起來。

   深夜…風鈴隨著春天的春雨響呀響的,很容易讓不同的人聯想到很多不同的地方--可能是詩情的,也可能是恐怖的,古今天下的文人因為輕雨聲充斥的夜晚而興趣作詩的念頭,也很多旅人就在夜雨中想起家鄉故老而埋首哭泣起來。但無論是哪個,對於一個即將面臨人生關口的考生來說,這些意義從來不應該,也不曾存在。我死釘著面前的英文課本,心中完全只有要看懂面前密碼的念頭。

    「真的只有這樣嗎?」天外忽然飛來了這句話,我抬起頭來:「當…」

      我是正想開口說『當然』這兩個字的,至也在同時,我發現我旁邊並沒有人,這個房間,半個人也沒有。

      風鈴依然在擺著,而窗外的雨聲呢?

      雨停了,除了點滴的水滴拍打在鐵窗上以外,已經完全聽不到雨聲了。時間已經過了多久了呢?不知道,我望著窗外,望著那寂靜,與寂靜的背後…。

      『…』外面,似乎有人在說話,一男一女?我看了看手錶:「凌晨一點…是在外面幹什麼…咦?」

      好像發現了我一般,我一出聲,卻又靜了下來,像是什麼人都不在一般。如此的真正的,完全的寂靜,就這樣持續了一小段時間。


    「算了…八成是某些游手好閒的青少年…」我伸了伸懶腰,提起筆,又開始抄抄寫寫,殊不知,命運的信號,已經響起。

     又數分鐘過去了…

   「原來是這個樣子呀…」又查完一個單字…然後,機械化的又拿起了字典,準備查下一個單字。耳邊又出現了不一樣的聲音--這次是腳步聲和開門聲。我不想理他,靜靜的聽這個腳步聲一直到我的背後。但那個人怎麼就是不出聲…要慰勞我也不是這樣的吧?我不耐煩了。直接就轉了頭去叫……

    「沒人?」對,沒有人在那邊,沒有人。「那剛剛的腳步聲是誰?」我狐疑的看著白亮亮的日光燈。房間中飄盪的聲音只有外面呼呼的風聲、雨聲和清清的風鈴聲。也許我又睡著了吧?向著房間掃描四周,我嘗試想找出什麼不一樣的東西,但,什麼都沒有…

  一定是的…我嘆一口氣,轉了回頭要寫功課。又聽到了同樣的聲音…「爸爸!?」立刻轉了回頭。「爸!別開玩笑!」順便一提,我爸,一個擁有茶色皮膚的中年眼鏡帥哥,雖然是個非常聰明也值得尊敬的人,平常總是喜歡有事沒事的開點小玩笑。但一下子嚇兩次人…太離譜了吧?但我剛剛『的的確確』是聽到了『聲音』沒有錯呀!可是我回頭後…還是沒看到他…「爸…?嗯?」不過,我倒是看到了一個東西在地板上--我剛沒蒐尋過的地方--那是一顆球,黑色的皮球。


      一顆小小的皮球在地上,顯然是剛剛才滾出來的。

    「真是的。」我看著這顆靜止在地上的黑球,嘆了一口氣,又轉回頭去做功課。但,手還沒碰到筆呢!我的椅子就轟然一聲望後面倒了下去!我又看到了那顆皮球,不,那不是皮球,那…那個黑色的東西…在…在我的眼前…不…斷的…不斷的變……大…變……大……。

 

 

  為什麼我的椅子會倒?我腦袋裡只剩下這個聲音…






--


註一:學力測驗:
  學力測驗是在台灣民主化時期一次教育改革後進行的一項國中升高中的關鍵考試,各科滿分六十分,題目大都簡單易懂。考生都用這個憑據來決定未來要上哪個高中。

J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