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禧,在即將新年的時候,胡市長終於作出了他該在五年前就做出來的決擇!

!!『惠來遺址。發現七年後被定為市定遺址』!!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hohe&b=16&f=1464172738.jpg


 

詳情可見:

http://www.wretch.cc/blog/hohe/11372400
【臺中惠來遺址保護協會blog】


很難以想像,胡志強會在1/6時連新聞稿都不發,
非常低調的通過了臺中市144號抵費地的市定遺址

小來終於有自已的名分了,然後呢?
如何讓小來真的活進大家的心中?
如何讓臺中市的文化內容更加的廣為人所知?

不止是市府,我們人民有更重大的責任要負。


好,那惠來遺址是什麼呢??

惠來遺址位於台中市七期重劃區(西屯區南部、南屯區北部的筏子溪東岸,西屯路與公益路之間區塊)

最早於台中市西屯區惠來路市政路附近的台中衣蝶百貨大樓興建工程基地,由東海大學生物系學生在考查時所發現,並進一步由自然科學博物館的研究人員在試掘之後確認並命名,因位於西屯區惠來里行政轄區內,故命名為「惠來里遺址」或「惠來遺址」。

該遺址最早的文化層可推到史前繩紋時代,最晚的文化層為清代晚年的漢人文化層,涵括將近四千年的時間範圍,初步估計的分佈範圍至少在15萬平方公尺以上。惠來遺址是台灣中部地區考古史上的最重要發現,被認為是目前唯一確實可能發掘出完整史前生活聚落圈的遺址,唯在市府壓力下,目前該遺址無法大規模挖掘而被簡易綠化封存為『小來公園』。在民間保護團體與開發商的角力之下,2010年初的惠來遺址認定市定遺址一案被認為是一個重大的突破。

目前我們估計的15萬平方公央遺址層中,有5000年前的牛罵頭文化至100年前的漢人文化層存在。唯其最主要的文物與大規模聚落遺址是分布於番仔園文化的部份(400-1200年前)。就算無法作全面性的挖掘,我們依然挖出了二十餘具俯身葬的人體遺骸,而其中第一具遺骸我們更命名其之為『小來』,這也是小來公園的由來。而周遭地點的試掘,目前仍在零零星星的進行之中,可期望大規模考古展開時,這個隱藏在市中心的遺跡點將更大大的受人注目。


呵呵~~然後是新聞摘錄~~~


 

中市》三千多年歷史惠來遺址 終於公告為台中市第一個市定遺址

  • 2010-01-10
  •  
  • 中國時報
  •  
  • 【盧金足/台中報導】


七年前,中部地區首次發現的大型村落,千年歷史惠來遺址,市府遲未公告市定遺址,在文史團體多次抗議及監察院調查後,終於公告為台中市第一個市定遺址,也被評為具備國定遺址的潛力。

     二○○三年九月卅日被挖掘出土的惠來遺址,文史團體向市長胡志強嗆聲,盡速公告市定遺址,不要讓文化城沒有文化,也擔心惠來出土古物有牛罵頭、營埔、番仔園及漢人文化層,距今一百年到三千六百年間,面積至少十五萬平方公尺,在開發下遭破壞。

     最近監察院針對惠來遺址調查以「台中市政府遲未辦理惠來遺址公告,行政流程所耗時間不免過長,致社會疑慮叢生,政府威信損耗,宜檢討改進。」為由糾正,也造成市府壓力,正式公告惠來遺址為市定遺址。

     台中市第一個公告的遺址,範圍從西屯區河南路三段、市政北一路口,惠民段一四四地號,土地範圍面積共九○五二.二三平方公尺,指定理由為,其牛罵頭文化及番仔園文化層對了解中部地區新石器時代早期及鐵器時代人類生活具重要性。

     文化局市定遺址審議委員認為,惠來遺址是中部地區首次發現的大型村落,對聚落型態之研究具有學術意義,有助於了解台中市的城市歷史,並具備國定遺址的潛力。

     延宕多年的惠來遺址終於正式公告為台中市首座市定遺址,獲知市定遺址函文公告後,昨天惠來遺址保護協會、市議員劉國隆、考古學者、及遠從彰化師大來參訪的大學生數十人在現場放鞭爆慶賀。

     惠來遺址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曜華表示,見證文化遺址在政治權力與經濟利益的夾縫中求生存,如今歷史終究還給惠來遺址一個公道,市定遺址公告算是二○一○年送給台中人的新年賀禮,但這絕對不是政治恩惠。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考古研究員屈慧麗說,市定遺址公告是台中市對考古遺址重視的起步,也將惠來遺址推進到教育推廣階段,由於人骨挖掘出土需保存在溼度五五度、溫度二○度的恆溫恆溼空調環境,教育導覽區現場為保留原貌,除人骨之外,其餘大部分都是實際挖掘出土的真品。

東森新聞記者黃志政/台中報導 

台中市惠來遺址正式公告為台中市首座市定遺址,獲知市定遺址函文公告後,惠來遺址保護協會成員、市議員劉國隆、國立科學博物館考古學者屈慧麗、台中市惠來文化協會理事長楊志仁、及遠從彰化師大來參訪的大學生數十人在現場放鞭爆慶賀。 

惠來遺址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曜華表示,台中市民的第一座市定遺址見證文化遺址在政治權力與經濟利益的夾縫中如何求生存,歷史終究會還給惠來遺址一個公道,很慶幸台中市民只多等了三年半,市定遺址終於誕生。 

惠來遺址於2002年5月18日出土,經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考古團隊鑑定、挖掘後,揭開台中市千年史前遺址的面紗,包含新石器時代時期的牛罵頭文化、營埔文化、番子園文化、到近四百年漢人來台開拓的史跡,歷史縱深橫跨四千年文化遺址,證明台中市是一個擁有千年遺址的文化之都。 

2006年3月30日惠來遺址經台中市文化資產審議委員會審查通過為市定遺址,卻因市府與民間保護團體間的見解不同延宕公告程序,陳情、抗議、爭議至今,經協會於去年7月3日轉向監察院陳情,監察院調查四個多月後認為市政府遲未辦理惠來遺址公告,致社會疑慮叢生,政府威信損耗,來文糾正,迫使台中市政府正式公告惠來遺址為市定遺址。 

遺址位置為台中市西屯區河南路三段、市政北一路口,惠民段144地號,土地範圍面積共9052.23平方公尺,指定理由為共7點,肯定其在文化發展脈絡中之定位及意義性、學術研究史上的意義、遺址文化堆積內涵之特殊性與豐富性、同類型遺址數量之稀有性、遺址保存狀況之完整性、供展示教育規劃之適當性,以及有助於了解台中市的城市歷史,並具備國定遺址的潛力。

【大纪元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

 台中市惠来遗址95年通过文化遗址鉴定,历经3年半,99年1月6日正式公告为台中市首座市定遗址。台中惠来遗址保护协会8日获得市定遗址函文后,9日在小来公园自行举办庆祝会,市议员刘国隆、科博馆考古学者屈慧丽、惠来协会理事长杨志仁、及彰师大学生数十人,在现场放鞭爆庆贺“迟来的正义”。

台中惠来遗址保护协会理事长刘曜华表示,这是台中第一座市定遗址,一路走来也见证文化遗址在政治权力与经济利益的夹缝中如何求生存。他说,“惠来遗址的文化价值,历史终会给一个公道,也很庆幸只多等了3年半,市定遗址终于诞生。”

台中市惠来遗址2002年5月18日在七期重划区出土,经科博馆考古鉴定后,揭开千年史前遗址的面纱,其中包含新石器时代的牛骂头文化、营埔文化、番子园文化、到近4百年汉人来台开拓的史迹,证明台中市是拥有千年遗址的文化之都。

高精度图片

惠来市定遗址目前现场,除人骨需恒温保存外,其余多都是出土真品。(摄影:黄玉燕/大纪元)

但以惠来遗址约2700多坪的土地,预估市价超过20亿的经济价值来看,2006年3月虽通过台中市文化资产审议委员会审查,但接下来在市长的行政裁量下,公告程序延宕。地方人士三年多来持续公布市府不作为已造成遗址遭受破坏情事,并在去年7月3日转向监察院陈情。4个多月后,监院给予市府“台中市政府迟未办理惠来遗址公告,行政流程所耗时间不免过长,致社会疑虑丛生,政府威信损耗,宜检讨改进”纠正。

多次在议会提出质询的刘国隆表示,协会向监察院提出陈情是“正式公告”的关键,让文化局终于秉持专业良知正式公告,这股公民力量是值得肯定的。

科博馆研究员屈慧丽表示,市定遗址公告是对考古遗址重视的起步,目前现场为保留原貌,除人骨需恒温保存外,其余多都是出土真品正式公告解决了维护管理问题。

每遇刮风下雨就浸水的小来公园,刘曜华认为,希望可以从简易公园规划为具备教育、文化、观光资源的小型博物馆,与游客的卫生设备。

 

J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