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先從一條橋開始吧。

.伊拉谷川大橋.

通車於 2013年 10月五日

 

 

 

 

高三十層樓,七十四公尺高的通天梁柱(外加地底墩箱,高99米)。

伊拉.谷川大橋,莫拉克風災重建的代表工程。

屏東山區的復健指標,也代表著霧台鄉最後一絲絲的延續生息。

 

蜿蜒在屏東山區的台24線,原本是台灣南方連通第一港與後山的重要門路 -- 新南橫的預定線,無論是其原始計畫在日本時代就能『車過大小鬼湖』的夢想,或是近代以來國道五號穿越大武山自然保留區的潛盾隧道,在在都顯示著高雄要發展腹地,與人類想要一親台東(釋茄)後山的決心。

不過,這個決心在好多年前在『環保』的拉鋸戰之後不止破滅了,還一度面臨過要全部廢線的命運。

今天,這台24線谷川大橋的存在,則不止代表著其現存段落的留存,也代表著深處遠山偏鄉的『霧台/魯凱族』的原鄉,一息仍存。

 不過以下的這些部落,倒就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引用原文.地圖會說話/葉高華 】

 

地圖會說話的葉高華教授,在國科會的輔助之下所發動的『尋訪原民舊部落』的計畫,然後,找到了這麼多的舊部落痕跡的同時,我們有了許多話故事的題材,也看到了更多的感嘆。

當年的台灣山林,曾經是多麼的熱鬧呀?聯盟、爭戰、生存與死亡,無論是山地或平原,肯定在山水之間,各種道路都有縱橫的吧?

但這樣的文化脈絡與紋理,在一波又一波以 資源整合、反抗鎮撫、天災防治 等等的理由之下,現在全給清空了,搬遷到山下,接受教化與文明的洗禮…。從生活形式,然後是道路,然後是記憶和語言,最後,是『自已是誰』的模糊印象…。

「於是,每一個人都走上了窗明几淨的海灘,成為了李傑克森與陳海倫…」 by 中國文學家.余秋雨

 

小編自已也曾經參與過八八風災的救災援助…甚至後續的扶輪社國際扶輪村計畫,親眼看著政府、企畫、慈善團體在有意無意之下所共商的『文明洗禮』。當自已的長輩親自向中央政府當局叩門尋求『不需要資金的幫助,只要你在權限上肯定的幫助』的同時,上面一方面『謝謝你們』,然後『我們再研議』,接著把話說開『我們要漢化原住民』之後,總統再下來擅自住了一夜然後在媒體前喊著『這就是東方的普羅旺斯』…

就不解讀其中的斧鑿痕跡,揣摩上意的事也交給各位讀者來處理即可。

總之,以上,就是台灣原民歷史的短短一部份…

 

我們就這麼來到了今天。

 

未來呢?

如果這就是我們所希望的,那…就這麼走下去罷。

正看完這篇文章的您…

又覺的如何呢?

no continue…

, , , , , ,

J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